BET9

黄渤哭着说养老困惑:我要把老爸送进养老院,全国都骂我不孝。

黄渤哭着说养老困惑:我要把老爸送进养老院,全国都骂我不孝。

今年的综艺节目《忘记不了饭馆》中,黄渤第一次谈到父亲。
老爸已经是老年痴呆症的晚期,当他自己知道时,已经晚了。
回家后,父亲礼貌地把自己当成了老战友。
对于养育老人的问题,在外面工作的他,和许多人一样,有着不知所措和困惑。
在最新一季的《忘不了餐厅》中,黄渤再一次和爸爸聊天。
一天他接到一个电话,是一个朋友看到黄渤爸爸一个人在街上走,得知老人家患了老年痴呆症,赶紧打电话给黄渤。
再一次,黄渤赶紧打电话回家,才知道爸爸是自己丢的。家人没有告诉他,他正在寻找它。
为此,让黄渤考虑把父亲送到养老院。
一方面敬老院有专业人员照料,避免这种老人走失的情况再次发生。
其次是给家人减压。由于老年痴呆症患者的照顾者,长期情绪焦虑,抑郁。
但是与此同时,他也在考虑,送爸爸去养老院,外界会怎么想?其他人会说什么?
这么有钱,有身分,竟然把自己的父亲送到养老院?
一位和黄渤一模一样的素人客人,身陷困境,将患有老年痴呆症的母亲送入疗养院,自己无力照料,所有的亲戚都指责他,他这样想绝非空穴来风。


那只是一个普通的人,更何况是一举一动都被全国关注的一线明星?
他坦言自己背负着道义和社会压力,曾有一次想过放弃事业,回青岛全职照顾父亲,但就他目前所处的生活阶段来说,这是不现实的。
讲到这里,黄渤几乎要哭了。
看到这个节目我很感慨,这就是黄渤,中国首屈一指的影帝,拥有的社会资源和财政自由,应该远远超过普通人。
但是面对养老问题,他仍然是一个平凡而狼狈的中年人,在现实与理想的夹缝中,在道德与生存压力的困境中,在孝顺与无力的压迫中。
究竟应该如何迎接中国即将进入的老龄化社会呢?
“关于空巢老人的2018年调查”显示:
在中国,患病老人占老人总数的1/3,多达5600万人,其中只有9.2%对自己的子女感到满意。
尤其是,我对这一数据很了解,因为事实上,新时代养老的现状是,孩子要么不在父母身边,要么不能给他们生活和精神上的陪伴;
若两代人生活在一起,观念会发生激烈的冲突,出现矛盾,严重的问题,甚至影响到下一代的婚姻问题。
但上一代的老人,心里一定有个梦想,特别是乡下出来的老人,恨不得四世同堂,至少,还得和孩子们一起住,在家养老。
为什么事情会变得这么糟糕?与社会发展、新时期独立意识的萌生、竞争过快过残酷,都有关系。


但是,从80后开始,独生子女政策带来的,是逐渐向“421”型家庭转变。
一对小夫妇,上面有四个老人,下面有一个甚至两个孩子。
即使从全国房价,以及人均住房面积来考虑,让所有老年人都能“子女同住,居家养老”也是不切实际的。
中生代年轻人在当今社会所面临的现实生存压力,远高于计划经济时代的平均水平。
五月份,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新闻发布会上提到,“6亿人每月收入也就1000元”,引起了广泛讨论。
中年人们拿着每月1000元的工资留在当地,也是为了生存;而那些到了北上广,为了户口、学区和房子奔波的所谓中产阶层,其实也是一样——他们既要工作,又要忙娃,还要挣钱养家,还要照顾老少。
(前段时间外卖小哥逆行几分钟,引发社会巨大安全隐患的社会调查刷屏,外卖小哥愿意这么拼吗?生活在大城市里啊。如此他,与时间争分夺秒,自顾不暇,该如何面对养老问题?)
又过了几年,我们看到,由于老人宁死不屈,不愿与儿子分离,导致婆媳矛盾,引发离婚率高涨,甚至引发社会事件,还少吗?
(6)《双面胶》是一部描写和媳妇生活在一起的人如何相互仇恨的小说,小说以真实案例为基础,由丈夫在媳妇的刺激下杀害媳妇而告终。)
中年人们,他们完全遵循了传统的养老模式,过得怎么样?
不言而喻,他们中的一小部分,后半生自己的生活质量,基本上都是要送葬的。
还在播放《忘不了饭馆》这个节目,和黄渤聊天的一个姑姑说,自己要照顾生病的父母,两个年迈的老人。


多年来,母亲卧床多年,生活不能自理,经常拉撒在床上,每天忙活洗床单。没人愿意帮忙,年近50的她,一个人照顾两个人,真的很累。
另一些客人问了一个令人激动的问题——“如果你的父母垮了怎么办?”
而且,父母年纪大了,也不意味着养老问题就容易解决了,即使在金钱之外,两代人观念的差异,各自的坚持,都是无法跨越的坎儿。
一位网友的留言,很残酷,也很真实:
「爸爸请了保姆,觉得不值,送不了养老院,让他离开家乡跟我住,又不高兴。我做梦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一天.”
其中一个辩题“奇葩说”:如果父母提起去养老院,你同不同意吗?
陈铭说自己的父亲曾说,如果有一天自己想去,儿子不同意,他也会怀疑,害怕自己的选择,让儿子背上了“不孝”的骂名。
那是传统的“养儿防老”观念,互相束缚。
真正的养老问题,并非单纯的现实问题,而是观念问题。
「我们认为价值观影响环境选择,其实是环境铸就了父母的价值观。」
在谈到新时代的养老时,陈铭强调,疗养院并非牢房。家长走了,可以自由出入。
陈先生特意强调,目前一些高档的养老院条件非常好。家长可以得到专业的照顾,生活细节的设施,也非常到位。
例如老人院的马桶会有扶手,方便老人上厕所,自己家的马桶也没有特别的配置。
老年人有任何不舒服的地方,都有专业人员及时帮助。假如在家的孩子们不在身边,怎么办?
而且张泉灵特意强调,我国已进入老龄化社会,空巢老人的比例在50%以上,到2030年时将超过90%。今日之讨论,与每个人之父母,与自己之未来,息息相关。
送老人进养老院是不孝吗?
的确,真正的不孝顺,是对父母不管教,不体谅,不体谅。
敬老院没有被遗弃,许多慢性疾病在医院的氛围太压抑了,在专业敬老院反而得到了更好的照顾。平常还有一帮同龄人,也是业余生活比较丰富。
我明白了这些道理,但是从实际情况来看,我不会对妈妈提出这样的要求,因为,我很清楚,日积月累,终生形成的潜意识观念,已经不是一个可以改变的道理。
从客观上讲,上一代也有开明的父母,但是在物质和观念的双重限制下,没有多少。
养育老人原本是相互商量、相互关心、相互体贴的事情,但由于部分父母本身的资源匮乏,由于人性对死亡的本能恐惧,在当今大环境下,现实生活中,养育老人最终很容易成为道德绑架。
就连对某些比较多疑的父母来说,与生存质量相比,他们实际上更看重面子,让他们在亲戚面前抬不起头,无异于在自己身上卸下一块肉。
但是我自己,从有了孩子的那一刻起,就下定决心,要给自己足够的物质保障,足够的爱,足够的精神锻炼,做到——不要和孩子纠缠,不要把前半生积攒的爱与和平,毁在后半生的相互怨恨中。
在考虑养老时,去不去养老院只是个表面现象。
更加深重的问题是,当一个人年老时,他仍然没有能力拥有尊严和爱。它需要物质条件、智力、可以依赖的各种深度关系(除了亲子关系以外的夫妻关系、朋友关系等等),以共同保证。
在我和前几代人的交流中,有些长辈对我嗤之以鼻,因为——“你没老。”
在我看来,年龄差异确实是认知上的最大差异,但也并非完全正确,我们这代人还没有老,但是我们确实改变了,对不对?
当我们结婚时,不再是媒妁之约,也不再遭遇出轨、暴力,为了面子死守婚姻,我们知道,生命是属于自己的,婚约不能保证让你活在爱里;
生儿育女,不再狭隘地认为,孩子既然随夫姓,就一定要婆婆来带,来受累,相反地,意识到国界感是长久相处愉快的前提,自动选择求助购买服务;
假如我们都能做到这一点,凭什么认为我们不能从害怕衰老和死亡,依靠生育的本能中解脱出来,到了老年也不能放手给孩子?
许多时候,顺从本能并非文明,而是战胜它。
看到黄渤泪流满面,想起我们这一辈人共同的养老困境,我感触太多,明白了很多道理,但是如何解决,还是个人努力。
与父母好好沟通,尽量给他们足够的安全感,物质保障,最大可能的陪伴,并告诉他们,一定程度的离异,双方选择最适合自己的养老方式,不要放弃,你对他的爱和责任,永远都在——
生命最后的幸福不是形式,是生活在爱中,而爱是一种稀有奢侈,需要双方共同维护。
或许我们是会尽全力去养育下一代的一代,但这并不可悲。
一个人对痛苦的感受,不要让它在孩子身上轮回,从今往后,要努力积累财富,积累爱的能力,积聚所有老去的尊严——
就让这种更加自信,更加开明的“养老”,在我们这一代发生吧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